何赛军——器官遗体捐献者


发布日期:2017-05-10访问次数: 字号:[ ]


     

  因罹患胶质瘤,何赛军与家人商议,决定全身捐献,除眼角膜之外,所有器官全部捐献,并将遗体捐献给浙江大学。
  他是我市诸暨第一例生前自己有捐献意愿并完成遗体器官双捐献的人。据医生说,也可能是全国捐献大器官最多的人。
  5月6日,何赛军病情恶化,诸暨人民医院的医生宣告其脑死亡。随后,他被转到杭州浙一医院,为捐献作准备。何赛军的父亲何建法,母亲何卫星一路陪着到了杭州。
  5月9日上午10点10分,他们和儿子作最后的告别。
  10点45分,医务人员致敬后开始手术。
  之后的两个小时,他的器官一一被送往浙一医院的各个手术室,那里等待着等候多年的病患。他的器官帮助了多人获得新生,
  下午1点45分,他的心脏在另一个人的胸膛复跳……
  下午2点半,何赛军的遗体告别仪式在杭州的殡仪馆举行。
  下午2点48分,填写完遗体捐献交接单之后,何赛军被送上开往浙大的车。

    何赛军走后,父母含泪回忆:

  

  1981年的中秋,风开始有凉意的时候,我们有了你。

  对于农村人来说,有个白白胖胖的儿子,意味着这下辈子都有了依靠。

  我们那时候虽然没有太多钱,却觉得生活里是裹着蜜的。

  你渐渐长大,作为独子却不淘气、不捣蛋,反而是个乖宝宝,学习成绩很好,从来没有掉到班级第四名开外。

  你始终是个有主见的孩子,想做的事,谁也拦不了你。你初中毕业,下决心要做一名教师。

  于是,你报考了诸暨师范。2000年毕业,你到阮市初中当了一名社会教师。

  一年之后,你发现自己似乎对电脑更感兴趣,于是辞职做起了电脑方面的生意。

  其实我也不太懂你的行当,我们都在长沙一个工地打工,只知道,那是你想做的事,我们支持。

  胶质瘤

  我一直以为一家三口勤勤恳恳,生活一定会越来越好,直到2008年9月12日,你打电话跟我说摔了,身体有点不舒服。你从小身体就健康,我以为那不是什么大不了的病,可赶回诸暨后,我才知道,那是一个恶魔!

  胶质瘤。我从未曾听过,却这么赤裸裸地鞭打着我们。医生说,这东西位置很不好! 孩子,那一刻,天塌了,但我们不能放弃,对不对?!肿瘤在脑干,而且位置很深。你身体右半边受到影响,说话不利索了,眼睛看东西也有了重影。 我们找遍医院,寻遍专家,最后到上海华山医院做了手术。

  手术很成功,你一天天好了起来。

  但我们被你的病吓怕了,那种要失去你的感觉是如此绝望,我们走到哪儿都把你带你身边,听着你的声音,看着你的脸,让我们有安全感。

  你是如此善良!有个亲戚上门来说,给你介绍个女朋友,成个家怎么样?你想都没想,拒绝了。你说得了这个病,不能害人家姑娘。

  三个愿望

  你决定的,我们就支持,除了一件事。那是2013年的端午节前夕,你突然跟我说,如果有一天病发了,你有三个愿望,希望我们支持。

  房子修葺一下;不要做第二次手术;把遗体和器官捐了。

  我听到第三个愿望时,就发火了,孩子,那是不是你病后我第一次那么粗暴的对你,我很后悔,真的。但当时我接受不了,我接受不了你离开的事实,没有一个母亲能接受儿子离开!

  “你是儿子,我是妈妈,你怎么能跟我说这样的话。你以后不要说这种话,否则我不理了。”

  你看我态度坚决,就再也没有提起过。

  担心的事,还是发生了。 2015年,你的病复发了,来势汹汹。

  头痛、眼睛看不清、摔倒……受着病痛折磨的你却依旧不忘两年前的心愿。你有时候就坐在房子前的大路边,看着我们的家。而你其实早就跟村里的木工打好招呼,就等着我们点头。你担心,如果你不在了,我们就更没心思装修房子。你想要我们能有个像样的地方住。

  知道自己不久将离世,何赛军把自己所有的照片都翻拍存在了母亲的手机里。希望自己离世后,父母想他了,就能随时翻翻照片。

   遗体捐献的事再一次被提起是去年的8月13日。那天,你出门跟同学吃了一餐饭。回家后,他说,遇到了一个红十字会的人,了解了遗体捐献的流程。

  “我要是昏迷了,你一定要帮我在捐献单上把名签了。”

  你想做的事,没人能拦你是不是?只是,这件事,需要我们帮你完成,所以你在请求是不是? 我依然不愿触碰这个话题,但是你一句话打动了我。你说,这样,可以帮助一些人。

  命运如此残忍,你的病情恶化得比所有人想象得都快。今年农历新年前后,你就不怎么能说话了,头胀,看东西重影,要摔跤,吃不下饭……

  3月底,你再次住院。医生看了你的状况说,日子不长了。

  那么,是不是该帮你完成最后一个心愿了?我忍着眼泪,跟医生说,儿子有个想法。

  在红十字会工作人员上门之前,我们开了一个家庭会议,你大伯、叔叔、阿姨、堂姐妹都来了。我们决定,帮你完成最后的心愿。

  4月11日,红十字会工作人员来到市人民医院,签捐献志愿书。这大概是最后一次,我们和你的名字签在同一张纸上吧。

  工作人员说,我们很伟大,你是诸暨第一例生前自己有捐献意愿并完成遗体器官双捐献的人。除了因病无法捐献眼角膜,其他器官全部捐献,遗体则捐献给浙江大学。捐得毫无保留。

  医生说,你的器官至少能救五个人,而且你可能是全国捐献大器官最多的人!

  生前愿,身后事。如果可以,我不要这么伟大,也不要你伟大,我只想在白发苍苍的时候,你在我身边照顾我。

  但,这是你想做的事,我帮你完成。我想,我应该是看你那天被病痛折磨得那么痛苦的时候,才忽然懂了你:你的遗体用作医学研究,如果有一天,这个病不再那么凶险,那这个世上,就少一个像我们这样的伤心人。

  我不能哭,因为你是乐观的人,你总笑着说,你得了这个病也活了十年,算长命的。

  我不想哭,我怕这个善良的儿子也会伤心,即使病中,你也很关心流浪狗,看到了忍不住要抱回家照顾。

  我不敢哭,你从小是个聪明而坚定的人,想做的事都能做成,立志成为一名教师,你做到了,哪怕后来离开,却依然在生命终结之后,成为一名无语体师——

  可是你不该在36岁,这般青春的年华!

   

      

 



打印本页 关闭窗口
 
我来说两句
查看更多评论


Produced By 大汉网络 大汉版通发布系统